股票基金销售急挫 基金明年想撤,,

股票基金销售急挫 基金明年想撤,,

2018-02-19 11:58 作者:小编

今年建行渠道托管的所有股基中,排名靠前、规模较大的股基,几乎都不是主要依赖建行渠道卖出的

尽管2010年以来,建设银行渠道和工行渠道一起,被基金公司列为“发的太多以至于发不好”的名单。但真正的统计数字,可能比基金公司想象中更加恶劣。

据理财周报统计,截至10月初,今年建行渠道托管的所有股基中,排名靠前、规模较大的股基,几乎都不是主要依赖建行渠道卖出的。

“基金销售的能力不如工行,收取的尾随佣金却和工行一个档次。”一位大型基金公司副总经理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,明年不会考虑再和建行有基金托管业务合作。

主销最大股基才卖28亿

据Wind数据显示,今年建行新托管的第一大股基,是3月成立、首发97.31亿元的农银汇理中小盘,毫无疑问,农行才是主代销渠道。

第二大股基,是4月成立、首募42.26亿份的广发内需增长。“我们以前在渠道方面,一直是和工行合作得比较好,这是我们第一只在建行托管的基金。虽然我们当时在建行渠道花了很大的力气,建行也比较重视,但最后的结果仍然是工行比建行卖的多。建行作为托管行和主代销行,才卖了1/4左右。”一位广发基金内部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。

第三大股基,是8月成立、首募39.17亿元的农银汇理大盘蓝筹,依然基本靠农行渠道卖出。

第四大股基,是9月成立、首募33亿的诺安主题精选。和广发基金一样,诺安基金传统上和工行关系较为密切,这是第一只在建行托管的基金。诺安基金内部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证实,这只基金能够获得还比较令公司满意的首募规模,工行、招行等其他渠道功不可没。另一基金公司高层猜测,诺安主题精选很有可能也出现“工行卖的比建行多”的局面。

第五大股基,则是7月成立、首募32.35亿份的交银主题优选,交银施罗德基金相关人士也证实,该只基金基本依靠交行渠道,建行渠道作用甚微。

由于固定收益产品可能有机构认购。也较易吸引资金帮忙,因此各家基金公司一般以股基发行能力来评价渠道。以此计算,今年以来,建行作为主代销渠道、发行的最大一只股基,应该是5月为其亲生子——建信基金发行的建信上证社会责任ETF及联接,募集规模28亿元。

但是据理财周报记者了解,当时建信基金内部对于28亿的首募规模也并不满意,认为ETF和联接应该算两只基金,总计才卖28亿,并未达到公司销售预期。

在其他类型基金上,尽管颇有几只发行引起业内关注的基金在建行托管,但是建行仍然难逃“坐轿子”嫌疑。如9月一日发行20亿的华富强化回报债基,建行作为主代销行,一共卖出7000万,与中信、浦发两家小银行同日卖出的数量差不多。

而今年以来成立的最大一只QDII——10月成立的嘉实恒生中国企业指数,首募规模达到10.2亿元,建行渠道销售仍然不到其中一半。

 多只基金难以达到成立要求

在新发基金难以突破规模同时,今年建行渠道大批出现首发的“微型基金”。

到目前为止,今年唯一一只延长发行期的基金——信达澳银红利回报即出现在建行渠道。信达澳银的股东方信达资产与建行有历史渊源,建行也公开声称,一直在寻求成为信达资产的战略投资方。因此信达澳银基金在建行渠道,一直享受近于银行系的待遇,密切程度仅次于建信基金。

即便如此,几乎完全依赖建行渠道的信达澳银红利回报,在延长发行期之后,首募规模也不过5.95亿元。

即便如此,信达澳银红利已经是在同期建行发行的所有基金中、建行渠道卖出最多的。业界传言,与信达澳银红利同期在建行销售的银河蓝筹精选,由于建行渠道卖出不多,一度难以达到成立标准,在股东方的银河证券不得不自掏腰包购买了大部分的基金。

此外,今年以来,在建行成立的规模较小的基金,还包括宝盈中证100、信诚中小盘、长信中证央企100等。

今年以来,建行渠道发行的最大亮点,是5月成立的大摩卓越成长,首募超过20亿。由于大摩华鑫是一家小公司,因此当时曾经引起业界强烈关注。

但是更多证据表明,大摩卓越成长的成功发行,更多与大摩基金渠道建设加强有关,而非建行渠道能力体现。

可供比较的是,同样拥有优秀业绩,去年异军突起的新华基金和今年一直领跑的华商基金,也在建行渠道败下阵来。年初,在新华基金夺得2009年业绩季军、声威最盛时,建行主销的新华钻石品质不过19亿元。年中,当时的股基冠军华商基金发行产业升级基金,更是只募得9.99亿份,远远低于此前预期。

服务差被疑店大欺客

“即便大家都是银行系,由于是交叉托管,一般来讲其他银行多少也会卖一点,不像建行根本不管我们。”一家今年与建行渠道有过合作的银行系基金公司市场总监抱怨说,同为银行系,和建行合作,感觉自己“很吃亏”。在该公司产品发行前后,建行渠道一直态度冷淡。

另一家基金公司副总则透露,今年自己的产品在建行托管的时候,直到开始发行当日,才在建行渠道安排了一场电话路演,此前基本来不及在渠道预热。

而前述大型基金公司副总表示,今年自己的基金产品放在建行托管时,对于建行的销售工作,确实有颇多不满意之处,认为建行对于基金公司提供的服务远逊于工行和招行。

即便基金公司抱怨甚多,作为中国第二大零售银行,建行今年在新基金托管数量上仍然继续排名第二、仅次于工行,前三个季度托管数量达到20只。其收取的尾随佣金也居高不下,即便是大基金公司,也一般不得低于管理费的50%。